楚云婷 发表于17-02-07 11:45:44

[img]http://image6.club.sohu.net/pic/86/b7a7a8d8752f898d34edaaa044196086.jpg[/img]        读着章怡和先生写的《伶人往事》,心中不由得阵阵长叹.那个年代如此有组织地大规模迫害艺术家,在人类历史上实属罕见.荀慧生、尚小云、马连良、叶盛兰、言慧珠等等大艺术家们不堪回首的遭际,一幕幕如在眼前、令人心悸。对不懂京剧的人来说,那一切也许只是寻常的暴行,但对一个京剧爱好者来说,就感到骇人听闻和极度震惊了.今天,当我们聆听劫后那些京剧大师们留下的零星唱片时,追怀他们昔日的风采,真是欲哭无泪.       古典艺术是一个民族审美文化最集中最完美的体现,是最具永续性的瑰宝.试想如果没有巴赫、莫扎特、贝多芬等古典音乐大师们的创作,西方音乐文化还有多少引以为傲的东西呢?京剧虽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,但它却汇集了中华民族几千年音乐艺术发展的精华.在西方,交响乐、协奏曲、歌剧等音乐体裁都得到了高度发展,而中国音乐的最高成就则主要体现在戏曲音乐中,京剧则是其顶峰.对人类思想情感广度的充分展现,中华民族独特情愫和美学趣味深刻细腻的表达,以及令西方艺术家都为之惊谔汗颜的唱念做打的高度综合与写意性,都是无与伦比的.当这一切在一位京剧大师的身上完美呈现时,有多少人为之心醉神迷和崇敬啊!而大师的不幸和陨落,又怎能不令人扼腕与切齿.马连良临死之前的凄惶,言慧珠在绝望之中悬粱自尽,这一幕幕将永远定格在我们心头,无法抹去.       悲剧不仅发生在那些无辜的艺术家身上,极左派的阵营里也有一位充满了悲剧性的人物——于会泳,这位上海音乐学院的才子,文革初因所谓“反动学术权威”和“叛徒”的罪名被揪斗,幸而此前在《文汇报》上发表的一篇《评郭建光的唱腔音乐设计》的文章被江青看中,把他保了出来,调到上海京剧院.为此,他“感恩戴德”,全力投入《智取威虎山》和《海港》两个剧目的唱腔设计.他把传统京剧唱腔同西洋乐紧密结合在一起,使设计的唱腔既不离京剧正宗,又有新的开拓和突破.《智取威虎山》中那段杨子荣唱的“今日痛饮庆功酒,壮志未酬誓不休,来日方长显身手,甘洒热血写春秋”这段潇洒激昂的曲词便出自他手.于会泳生活朴素,工作极其敬业.一般认为样板戏在音乐上的最高成就是《杜鹃山》,而《杜鹃山》的全部音乐都是他一人独力创作出来的,那首由柯湘演唱的《乱云飞》一段艺术价值极高,堪称京剧音乐史上的典范.因自己的才能和紧跟江青,他飞煌腾达,竟做到了文化部长.“四人帮”倒台后,他在隔离审查期间服毒自杀了.       于会泳可以成为艺术家参与政治而酿成悲剧的典型例子,可那个黑暗的年月又有谁能逃避政治呢?当年程砚秋、梅兰芳的去世,人们曾为之痛悼,可后来许多艺人却艳羡不巳.因为他俩都是在文革前就撒手尘寰了,生前辉煌,身后荣光。      

楚云婷 发表于17-02-07 11:47:01

言慧珠《生死恨》夜纺

楚云婷 发表于17-02-07 11:48:34

http://www.xici.net/b1585116/

楚云婷 发表于17-02-07 11:51:02

京剧:杜鹃山·乱云飞 李胜素

花不迷人 发表于17-02-07 14:01:23

文人。。。

o岳彤o 发表于17-02-07 14:48:52

很有见地的文章。 想补充两句,杨春霞的杜鹃山目前还无人可以超越(当然,精录的与现场版不好比较);真正的文人并不悲惨,悲惨命运的往往是依附于政治势力的不太纯洁的文人。

页: [1]